刘小喵

本人玻璃心,不接受任何建议,希望大家配合。

我爱许墨

『毒埃』两个甜甜的小段子



        ♡短,文笔渣出天际,OOC简直常态。

      

        ♡如果撞梗的话,很抱歉(感觉应该挺多太太写这种梗的)


——————————————————


        毒液现在非常不开心。


        它的埃迪竟然嫌它丑!!!


        它可是它们星球最帅的一个!


        毒液决定和埃迪好好谈谈。


        ……


        埃迪现在非常不开心。


        毒液竟然因为自己在梦里说它丑而在凌晨三点将他吵醒!!!


        它本来就丑嘛!


        谈你妈×!老子要睡觉!


        于是他们干了个爽。


——————————————————


        埃迪觉得毒液最近飘了。


        半夜三更控制自己去客厅看了一整晚的电视剧、偷偷将冰箱里的炸薯球和巧克力吃光、以心情不好为借口控制自己的身体爬到高塔上……等等。


        对此埃迪只想说——“亲爱的,核磁共振了解一下?”


——————————————————


        电影观后感:毒液简直不要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我爱他!



        明天开始我就要上学了,更新可能要过一段时间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半个月至半年内一定更(:3_ヽ)_

        所以我是啥意思呢?

        也就是该取关的取关该拉黑的拉黑吧。

        嘤嘤嘤我会想你们的(*꒦ິ⌓꒦ີ)

『all墨』沉沦·中(车)

        ♡OOC!OOC!OOC!

        ♡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

        ♡3P、道具、口jiao、慎入!

        ♡前文头像自取(其实不看也无所谓)。

        ♡接受不了的麻烦你们直接左转,本人极为玻璃心!一骂就自卑!不要多余来教我!算我求你们的!没有用,我不会听的!不会!看见直接删评!

——————————————————

        许墨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身上很清爽,睡衣已经换了,被子和床单也都换了。窗被完全打开,白色的窗帘却只拉开了一半,徐徐清风吹入房间,连带着一丝愉悦吹了进来,将白色的窗帘吹的飞起。许墨意外的感觉今天的心情还不错。他扶着自己的腰,慢慢的从床上站起来,走到窗边。风拂面而来,许墨忽然想到,白起的一句话。“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觉的到。”“阿起,你感觉到了我了吗?”当然不会有回应,许墨又吹了一会风,摇头嘲笑自己幼稚,打算到床上坐着看会书。他刚刚拿起书,一片银杏叶随着风吹到了封面上。许墨呆呆的看着银杏叶,对着窗外,温柔的骂了声傻瓜。

        周棋洛在五点的时候给许墨打了电话,说经纪人非要自己去参加什么绝境求生的综艺节目,一两个星期内回不来,不仅回不来,所有的通讯工具都没收,不能联系许墨了。周棋洛说的十分委屈,极不情愿的语气,甚至带了些哭腔。白起给许墨发了短信,说有重大任务(反正他不会说是什么任务),最短一个星期最长一个月回不来。李泽言作为华锐总裁,飞来飞去的在世界各地谈生意,最忙的时候一个月才与许墨见了一面,还只是单纯的见面,气的李泽言想吐血。李泽言昨天说要到法国考察新项目,意思就是一段时间内不会有时间联系许墨了。

        也就是说,短则一个星期,长则一个月,许墨将不会看见他们三个出现。

        许墨:喜闻乐见。

        许墨内心为了自己的肾和腰感到高兴,但表面却是一副:明明十分舍不得,但又很懂事放他们做自己该做的事,咬着唇努力忍着难过,微笑着想让他们的放心的样子。演的那叫一个好,惹得周李白三人都想抛下工作来陪许墨。

        墨墨,奥斯卡小金人你要吗?

        为了庆祝,啊呸!为了宣泄内心的难过,许墨当晚就到恋与最大的酒吧发泄了一下……想什么呢!没有偷汉子!许墨三个男人个个都是人间绝色(许墨自己也是),能力超强(包括×能力),不需要!他喝了几杯酒,和酒保聊了会儿天,就走了。

        回家?不可能回家的,在周李白三人回来之前不可能回家的,许墨就此立下flag,并赶到实验室给你表演一个“五天五夜不眠不休在实验室做实验”!

        然后第六天累晕在实验室。

        。。。。。。

        许墨在医院里睡了一整天,醒来之后,趁医生不在拔掉了吊针,跳窗离开了医院,穿着一身病号服回到研究所,拿起电脑做起了实验报告。就这样过了三天两夜,许墨终于完成了全部工作。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半夜十二点了。疲惫不堪的他忽然很想打破自己立下的flag,他想躺着自家柔软的大床上,好好的睡一觉。可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家了。许墨把手机关了机,扔到办公桌上,晃晃悠悠的走到办公室的沙发前,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夜无梦,许墨悠悠睁开眼睛,立刻吓的从床上坐起来。我不是在办公室吗,可这里明明是我家呀!许墨四处张望,看不出任何端倪。许墨从床上下来,跑到窗前,拉开窗帘一看,窗外是熟悉的夜景,看来自己确实就是在家里,而且自己还睡了一天。

        许墨走出房间,天才大脑一下当机了。客厅里,周棋洛拿着电脑在打游戏,白起拿着吉他在调音。厨房里传来油的滋滋声,肯定是李泽言在做饭。两人听见开门的声音,抬头看见许墨,脸一下就黑了。看来自己在他们不在时做的‘好事’他们已经全部知道了,许墨想,自己还穿着病号服出现在他们面前,瞬间一身冷汗。许墨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狡辩)一下:“我……”

        “没必要狡辩,没人信你。”白起放下吉他,径直路过许墨,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哐的一声,关门却用了拆门的力气。周棋洛嘟着小嘴,用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许墨几秒,然后将电脑一关,也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李泽言做好饭菜,给许墨盛了饭,拿了两瓶红酒到阳台去了。

        许墨呆呆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后,许墨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乖乖走去饭桌吃饭,不想又害他们担心生气。

——————————————————

        ♡后面必须走链接了,评论见~

『all墨』沉沦·上(车)


        ♡OOC

        ♡婴儿文笔

        ♡4P,道具,捆绑,慎入!!!

        ♡洛洛略黑化,墨墨有些抖M。

        ♡接受不了的左转,不要多余来骂我,我肯定会骂回去的!我告诉你——我!超!凶!

        ♡放心入坑,虽然是个中篇文章,更新还不稳定,但它每一章拿出来独立看也不会有问题!

————————————————————

        凌晨四点,许墨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双手抱膝,将头埋入其中,轻声抽泣。他又梦见了那场车祸,那场害得他变成色盲,失去味觉的车祸。

        这时除了在最边睡的像死猪一样的周棋洛,睡在他左右边的白起和李泽言都被吵醒了。

        白起最先反应过来,一把将许墨抱在怀里,强迫他将头抬起来,密密绵绵的吻他的眼角,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李泽言关了空调,将许墨冰冷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轻轻摩挲着,试图给他带去一丝暖意。很默契的,两人什么都没有问,如果许墨想说,他自然会说。

        渐渐的,许墨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脸从苍白变得通红,倒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李泽言将空调关了,房间里的温度直线上升,白起又把他抱的这么紧,闷得慌,手都被李泽言捂得出汗了。尽管这样,许墨还是没有打算叫他们放开自己。还好,他们还在,他们在就没关系了,许墨是这样想的,在任何时候,他们都是他的精神支柱,当他精神崩溃的时候,只能向他们索取一份安心。

        “好热啊!谁把空调关了!啊!许墨哥哥你怎么了!?”刚才这么大动静都没有把周棋洛吵醒,空调一关立即就醒了。李泽言和白起很嫌弃的看着周棋洛,周棋洛则一脸担心的看着许墨,抱住许墨的大腿,许墨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让周棋洛放心。

        “好些了吗?”白起问,“有哪里不舒服?”许墨在他怀里蹭了蹭,回答道:“我没事了。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你是笨蛋吗?做个梦哭成这样,能不能让人省点心!”李泽言没好气的说,语气带着一丝不自知的心疼。许墨朝着他笑了一下,将李泽言的手握紧表示安慰。

        几分钟过去了,自己的情绪也完全平复下来了,但他们三个都不松手,许墨感到有些奇怪。直到白起的东西顶到他,他才明白过来。许墨抬头看白起,白起害羞的不敢看他,偏过头去,可惜他红透的耳尖出卖了他。李泽言的下身已经支起小帐篷了,脸上却是正直无比。周棋洛看着自己的小帐篷,直接了当的说:“我硬了哎。”

        ♡车在评论区。

『许言』甜宠二十题

——————————————————
        ♡中度OOC

        ♡文笔不如小学生

        ♡不接受批评

        ♡写段子时jing虫上脑

——————————————————

        1.许墨对于李泽言比他高3cm这一事实相当在意,为此他还特地将鞋跟增高了4cm。李泽言:白痴幼稚不清醒。

        2.“和你在一起我还不如娶了悠然!”某次李泽言和许墨吵架时,李泽言这样说。许墨浑身散发寒意,捏住李泽言的下巴,冷冰冰的说:“李泽言,你只能嫁我。”然后将李泽言扔到床上做了一遍又一遍,李泽言哭着求饶他也无动于衷,直到做到李泽言晕过去,许墨才放过他。

        3.许墨和李泽言在一起三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一起去认真的看过一场电影,都是李泽言在看电影,许墨在看李泽言。

        4.李泽言去恋与大学听许墨的讲座,到了却发现教室人山人海且清一色的女孩子,许墨站在讲台上,被一群穿的花枝招展女人的包围起来。李泽言黑着脸走了过去,推开那些女人,按着许墨的头恶狠狠的吻了上去。然后?然后全世界都知道许墨和李泽言在一起啦。

        5.某次悠然和许墨李泽言聊天时,不知咋滴聊到耽美小说。悠然说:“之前看了一本小说《XY》,作者文笔特别好!两个男主角也超配!温柔·年下·忠犬·下属·腹黑·攻和霸道·年上·女王·上司·傲娇·受。简直完美!”许墨一如往常笑笑不说话,李泽言一脸阴沉。

        6.许墨特别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天冷,为了取暖,晚上睡觉时李泽言总是喜欢往他怀里蹭。李泽言讨厌冬天,因为冬天天冷,为了取暖,晚上睡觉前许墨总是想要运♂动♂。

        7.许墨对李泽言是一见钟情的,而李泽言对许墨是被♂日久生情的。

        8.许墨和李泽言在一起后,爱上了调戏总裁,无时无刻不分场合不带重样的那种,天天在华锐撤资的边缘试探。李泽言思前想后,觉得这是因为他给许墨的自由过了火,于是许墨睡了一个月的沙发。

        9.李泽言最喜欢许墨看书时专注的样子,看久了会脸红。其实李泽言在身边时许墨根本没有办法认真的看书,但专注不是装出来的,许墨非常专注的在忍,忍住不在光天化日之下,扑倒在旁边看着他的脸红扑扑的李泽言。

        10.悠然曾经问过许墨是怎样追到李泽言的,许墨一本正经的回答:“睡服。”悠然:“???”

        11.许墨总是不愿意睡觉,借口还贼多。李泽言不在身边时,他说:“泽言不在,我睡不着。”李泽言在身边,他又说:“泽言,还这么早,不如我们先做下睡前运动?”李泽言因为这个,多次想和许墨分手。

        12.请用两个词语形容你的伴侣。许墨:“口不择言,口是心非。”李泽言:“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13.李泽言:“我,李泽言。就算经济危机,华锐破财,也绝不会喜欢上那个味痴又色盲的变态!……真香。”许墨:“我,许墨。就算是经济危机,华锐破产,也会一直爱李泽言。所以泽言,你愿意带我回家吗?”

        14.李泽言曾经问过许墨,他的evol是什么,彼时许墨在认真的看书,听见李泽言的话后愣了一下,摘下眼镜,轻啄一口李泽言浅红的唇。“我的evol啊,是专情吧。爱上一个人,永远不会放手。”

        15.李泽言最喜欢吃的食物——红酒炖牛肉。许墨最喜欢吃的“食物”——李泽言。反正他们是这么说的,许墨说的时候还被李泽言狠狠踹了一脚。

        16.李泽言喜欢吃红酒炖牛肉,于是许墨特地去找了个米其林三星的厨师教自己做这道菜。当然,这件事李泽言并不知道,许墨打算给李泽言一个惊喜,如果没做好就是惊吓了。因为许墨没有味觉,所以学做菜对他来说有些困难,甚至是辛苦,但每每想到李泽言吃到红酒炖牛肉时高兴的样子,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17.李泽言在生日那天吃到许墨做的红酒炖牛肉,味道很棒,李泽言很喜欢。“一般。”emmm好吧,傲娇是不会改的,这辈子都不会改的。许墨还没来得及难过,就听见李泽言温声道:“下次我亲手教你。”

        18.李泽言知道许墨最喜欢的食物是自己,于是在许墨生日那天(内容涉黄,已被屏蔽。)……不存在的,傲娇言才不会这样做呢,他推了一天的行程,和许墨约会去了。

        19.许墨总是在李泽言身上留下印记,尤其是在脖子、喉结、手腕等李泽言的西装遮不住的地方,李泽言对此表示:“下次你还在这么明显的地方留下吻痕,就可以去睡沙发了。”许墨点头表示遵命,然后下次继续。许墨先生,您家怼怼炸了。之后半个月李泽言再也没有让许墨上过床。许墨:“情到深处,我也是情不自禁啊……”

        20.李泽言喜欢猫,也养了很多猫。英短、胖橘、折耳、布偶、俄蓝、土猫……应有尽有。许墨不喜欢猫,只要在有猫的地方,李泽言可以完全忽略他。嗯,没错,天才科学家许墨、许大教授为了李泽言在和一只猫吃醋。

       

『许言』段子——教授作死日常。

       
        忽然有一天,许墨觉得活着没意思了,研究所也不想要了,于是他拿了一杯牛奶放在李泽言桌面上,说:“泽言,必须喝下去哦,不然……”许墨揽过李泽言的腰,靠近他的耳朵,轻舔一下。“不然,我就喂你『牛奶』。”李泽言呆住了,默不作声。一会儿后,他拿起桌面上的牛奶一饮而尽,后举起椅子,一脸阴森:“我给你十秒的时间离开这里好不好?”

        许墨:“好。”

        许墨坐着门口,双手抱膝,眼神忧伤,看起来像白痴。许墨就这样蹲了半个小时,邻居的门开了,两人面面相觑……

        悠然:“……”

        许墨:“……”

        悠然:一定是我开门方式不对。

        好的,邻居把门关上了。

        自己家的门开了。

        邻居家的门再次打开。

        悠然:这次对了。

       

       

【邱蔡】江南茶馆路人对话记录

第一日

       “哎,你听说了吗?那个武当叛徒从玲珑坊里逃出来了!”

       “你说的是那个蔡居诚吧?听说了听说了!我还听说那个叛徒逃出当天就大闹了武当一回,真真的血流成河啊!”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听说给武当的下任掌门给捅了一刀,虽饶了他一命,却是废了他的武功。这种大魔头人人得以诛之,江湖上高手如云,估计活不了多久了!”

       “哎,你说的还真准!昨日还真就有人在芳菲林那边发现了那魔头的尸体!不过他不是被人杀的,是自杀的!”

       “哦,此话怎讲?你又如何得知?”

       “我在现场啊!昨天我老婆叫我到芳菲林拾些木头回去当柴,离着十多米便看见那里围着一堆人,看他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我还以为发现了什么宝贝!赶忙挤进去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宝贝没有,赫然就是那魔头的尸体,身下一大滩血,一只手手腕被割破了,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把小刀,镶金嵌玉的,也沾满了血。再加上这魔头的面容还算安息,没有半点死不瞑目的样子,肯定是割腕自杀没错了!”

       “这位兄台所言极是,可这魔头为何自杀呢?”

       “嘿!这有什么奇怪的!他一个习武之人,武功被废了那里受得了,一时冲动有了自杀的念头也正常。而且这魔头武功尽废,那些被他害死了的人的家人见他落难,还不趁此机会将他千刀万剐,剥皮抽筋?与其等着被人折磨致死,还不如自杀来的痛快呢!”

       “兄台所言有理!就是不知这魔头的尸身如何处置?”

       “那里轮得到我们处置啊?那魔头的尸体当日就被武当的人给带走了!听说还是那个废了他武功,将他打成重伤的那个武当的下任掌门!他叫什么来着?哦,我想起来了,叫邱居新!”

       “邱居新?哦!你知不知道,这邱居新还是那个魔头的师弟呢!那魔头还曾是武当的二师兄呢!”

       “当然知道!我还听说这魔头作为武当二师兄,平日里却总是欺负师弟们,尤其喜欢欺负邱居新,邱居新在那大魔头还未背叛师门时就被他捅过一剑,直接捅成了重伤呢!”

       “可不是!就这样一个魔头,这邱居新都愿意来为他收尸!当真是宽容大度,也不愧为武当的下任掌门啊!”

       “是啊!”

       “这时间过得真快,一下子天就黑了,我该回家给老婆做饭去了,不然她又该唠叨了,和你唠嗑还挺高兴的,下次见面我们还聊,我先回去了,再会了!”

       “再会!”

第五日

       “哎!兄台!又是你!你又来喝茶啦!”

       “是啊!这不是没事干吗!来这找人聊天来了!”

       “来的正好!那天咱们聊的那件事又有新情况了!”

       “哦?说说看。”

       “那邱居新带着那蔡居诚的尸体去了云梦,求云梦掌门用起死回生之术救活那魔头呢!”

       “哦?还有这种事!不对,这说不通啊!邱居新为何要为蔡居诚自降身份去求云梦掌门?就算他在宽容大度,也没必要为一个叛徒做到这个地步吧?”

       “嘿,这个好说!玲珑坊传来最新消息,这蔡居诚还在玲珑坊时,邱居新就是他的常客,几乎天天都来,上等的珠宝、玩物、衣裳都给他送,他要什么便给什么,缺什么就送什么,贴心至极!而那蔡居诚是出名的坏脾气,对香客的态度要多差就有多差,给再多的钱也一样,他拿了钱就叫你滚。虽然对邱居新的态度也很差,但从来就没赶他走过。对了,蔡居诚自杀用的小刀就是邱居新送他的。据武当弟子所说,以前两人还在武当时,邱居新是任由蔡居诚欺负的,蔡居诚叫他往东,你就是打死他他都不往西。那蔡居诚也是,明面上死命欺负邱居新,但邱居新每次被罚他都陪着。说白了,这两人其实就是断袖!”

       “还有这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说句题外话,兄台你知道的可真多!”

       “嘿!这有什么!来这茶馆的什么人都有,聊的事情也各式各样,我每天打鱼回来,都要来这茶馆喝喝茶聊聊天,可以听到不少事情呢!”

       “是吗?那那云梦掌门答应邱居新救蔡居诚了吗?”

       “这哪能啊!这云梦掌门甚至不愿见邱居新!邱居新害怕蔡居诚的尸体腐烂,便将蔡居诚的身体安放与可保尸体长存的冰棺之中,然后又立即回到云梦,在云梦掌门屋前硬生生跪了六天五夜,到现在还在跪着呢!整整六天五夜!没吃一口饭喝一口水!这习武之人的身子骨就是硬朗,竟然到现在都没趴下!”

       “这邱居新还真是犟!不过他这样下去,身体迟早受不了。”

       “哎!没什么犟不犟的,他不过是个有情人罢了。”

       “哎!可怜可叹!可怜可叹!我还有事,兄台,我们改日再会!”

       “路上保重!”

第十三日

       “兄台,你可还记得我?”

       “记得记得!这才几天没见,当然记得。”

       “事情可有新的进展?”

       “有啊,在邱居新在云梦掌门门前跪了七天七夜之后,他终于体力不支倒下了。云梦弟子见他倒下,赶忙过去救他,他昏睡了一天后醒了,在云梦弟子的强迫下吃了饭喝了水和药,在能下床后又继续到云梦掌门房前跪着。云梦掌门听说后终于出了房门。”

       “后来呢?”

       “听说是同意救蔡居诚了。不过她说起死回生本就是逆天之术,要救蔡居诚就要邱居新舍去一半的寿命,而且只有十分之一的可能成功,失败了的话邱居新也得死。”

       “邱居新愿意吗?”

       “嗯。”

       “这邱居新用情至深啊!结局如何?”

       “他们运气好,救活了。但蔡居诚却不领这个情,听说醒来知道真相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了邱居新一顿,哭着打的。”

       “哎!这反应倒也不奇怪,邱居新一边废了他的武功,一边又舍命救他,他作为恋人,肯定是一边生气一边心疼。对了,他们现在如何了?”

       “听说是私奔了。”

       “也好,至少他们能活着在一起。”

       “是啊,在一起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END.

——————————————————
       ♡OOC见谅

       ♡文笔辣鸡

       ♡不接受“建议”,不喜欢出门左转。
——————————————————

      

【邱蔡】终是陌路(甜的,别被题目骗了)

      
       金陵城的和睦表现在白日,繁荣表现在夜晚。夜晚的金陵城歌舞升平,欢声笑语,一派好气象。而玲珑坊,最是热闹,今夜因为一件事,更是如此。

       今夜又是蔡居诚当花魁,只见他一袭红衣,香肩半露,雪白的皮肤让人垂涎。青丝不束,随意的披在肩上,风儿轻轻一吹,便飘起些许。眼角殷红的妆魅人至极,一颦一笑都摄人心魂。

       蔡居诚慢慢悠悠的走上舞台,眼睛微眯着,显得慵懒又高贵,活像是一只猫。台下宾客如云,大多都是有钱有势的贵公子。梁妈妈看着舞台下的宾客,笑的掐媚恶心。“在座各位客人都是冲着居诚来的吧!既然如此,便先让他为大家舞一曲可好?”台下客人大声喊好,欢呼雀跃,蔡居诚也就不好拒绝了。

        虽然武功暂封,但蔡居诚毕竟是练武之人,身段和身材都是没的说的,一支霓裳羽衣舞,在他身上别有一番风味。柔媚却不显庸俗,繁华而不显凌乱。

        舞毕,台下的宾客却都没有反应过来,全场哑言无声。过了一会,不知是哪位反应快的,带头鼓起了掌,全场瞬间掌声如雷轰。蔡居诚鞠了鞠躬,扫了一眼舞台下方的宾客。当看见宾客席最边缘的那个人时,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即竟然笑了,那人发现了蔡居诚的目光,整个人都紧绷了,似是非常紧张。蔡居诚深吸一口气,跳下舞台,拿着酒杯,向那人走去。宾客们主动为他开辟出一条道路,一边用迷恋的眼神看着他,一边又嫉妒着被蔡居诚选中的人。

        蔡居诚踮起脚,柔软的唇贴在那人的耳尖,轻声的说“师弟,可愿与师兄进屋喝一杯?”邱居新羞红了脸,痴迷于那柔软的触感,一时回不过神,只知道呆呆的看着蔡居诚。蔡居诚被他的反应抖笑,噗呲笑了出声,将手中酒杯的酒一饮而尽后往身后一抛,牵着邱居新的手向自己的房间走去。邱居新看着被蔡居诚牵住的手,嘴角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幅度。

        房间里,蔡居诚为邱居新倒了杯茶,又为自己倒了杯酒。“知道你不喜欢喝酒。”语气竟然还带了些宠溺。邱居新被蔡居诚的温柔惊着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他想说些什么,大脑却一片空白。他很想打自己一巴掌,明明有许多想和师兄说的,可为什么一见到他,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呢?蔡居诚见邱居新许久不说话,误以为邱居新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生气,表情忽然变得哀伤。“那一剑……还疼吗?”邱居新知道蔡居诚是误会了,刚想解释,蔡居诚的手忽然伸向邱居新的胸口,就在几个月之前,蔡居诚曾用剑狠狠的刺入过这个地方,手刚伸出一半,蔡居诚停了下来,缩了回去。蔡居诚低下头,说:“也许你不喜欢我碰你。”邱居新最见不得蔡居诚这个样子,一下便慌了,一把抓住蔡居诚的手,向自己的胸口摁去。蔡居诚愣了一下,看着自己被摁在邱居新胸口上的手,笑了。

        蔡居诚抬起头看着邱居新,发现他的眼睛里满是柔情。鬼使神差的,蔡居诚吻上了邱居新的额头,蜻蜓点水一般,明明是极轻极柔的一吻,但却给邱居新的心脏重重一击。“师、师兄,你,我……”邱居新完全语无伦次了。“师弟,你可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什么日子?”“今日外面的人山人海,皆是为了得到我的初夜,我却不想给他们,如今你来了,就更不可能给他们了。”说完,狠狠的吻上了邱居新的唇。

——————————————————

        下篇开车,明天或后天更新,有兴趣的了解一下,要想看甜的你退群吧,这文只有前期是甜的,中、后期拼命虐邱。

——————————————————

日常怀疑是不是除了我以外的邱蔡党都喜欢邱居新,为啥子你们一个个一开虐虐的都是蔡师兄,不行,看来我得虐虐邱居新,为蔡师兄挽回面子!

【邱蔡】大概就是邱蔡成家立业的故事


        点香阁里,蔡居诚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书,桌面上有一杯茶,不时抿一口,偶尔发发呆,看着楼下人来人往,心情竟有些愉悦。

        虽然蔡居诚不承认,但在点香阁的日子,确实比在武当过得开心。在这儿,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可以吃很多糖葫芦,对自己不想见的人便不见,可以爬到屋顶看一整夜的烟花星星,可以在衣服上缝小猫,还可以发呆打瞌睡。一切都是那么恬静又简单干净。如果邱居新没有来打扰他的生活。

        邱居新第一次来找他时,他直接叫他滚蛋,邱居新很听话的滚了,但蔡居诚却开心不起来,在邱居新出现的那一刹那,他的心就乱了。

        邱居新第二次来找他时,他在房顶上喝酒赏月,邱居新用轻功跳了上来,还给他带了糖葫芦,他还是想让他滚,却说不出口,于是他们俩就这样静静的,在屋顶上边喝酒边吃糖葫芦。

        邱居新第三次来找他时,他正好在接客。在见到邱居新之前,他原本是想叫客人滚的,但看见邱居新后,不知出自什么心态,他直接坐在客人的腿上。他瞟了眼邱居新,他看见邱居新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无奈和悲伤。那一刻他真的很爽,但又感觉到一丝悲凉,一种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他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对邱居新的感情,邱居新对自己的感情,一刹那了然于胸。他立刻板着脸站了起来,叫客人滚蛋。客人一脸茫然的被踢出了房门,又看见身旁一个武当道长用杀人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天之后的一个月,邱居新再也没有来过。蔡居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却开心不起来,他明白自己需要的仅仅是时间,也许还需要一天,一个月,一年,三年……时间一长,自己便会忘了邱居新,忘记他的存在,忘记自己爱他。

        但邱居新却不给他时间,就在那日下午,邱居新现身在蔡居诚的房间,说要带他离开。蔡居诚将桌面上的茶泼到邱居新身上,然后叫他滚。邱居新真的很听话,居然真的出去了。蔡居诚看着邱居新的背影,心中又乱了几分,他逼迫自己闭上眼睛,不要去看,不要去想,这样便不会舍不得,便不会放不下,便不会伤心不会难过,便不会……想要他回来。

        蔡居诚还没来得及平复心情,邱居新又回来了。他说他方才已经帮自己赎了身,他说现在师兄是他一个人的了,他说他以后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师兄,他说他再也不会让师兄难过,他说他爱蔡居诚。

        完了,都完了。蔡居诚是这样想的,他们两个这辈子都完了。心里抑制不住的感情和冲动,让他不禁红了眼眶,他哽咽着说:“带我走。”

        邱居新将蔡居诚打横抱起,用轻功离开了点香阁,一直飞到芳菲林才将他放下。

       蔡居诚在桃树下坐着,看着前方的河,他在想,他真的讨厌点香阁吗?好像也未必。在点香阁的日子过得潇洒,那些来找自己的客人虽然也总与自己吵架斗嘴,却完全没有打算伤害自己。他忽然有些茫然了。他问:“邱居新,最开始的时候,我在武当,再然后,我在点香阁,现在,我该在哪儿?”蔡居诚少有的温柔起来,但这问题问的实在令人心酸。邱居新哑然,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他,因为他也不知道。于是他也在离蔡居诚半米左右的树下坐了下来,面对着蔡居诚,双腿并拢缩成一团,一脸的自责,就差拿手指在地上画圈圈了,总之,画面极其可爱好笑。蔡居诚完全被萌到了,噗呲一声,骂了声傻子,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邱居新一脸茫然,歪着头看着蔡居诚,他完全弄不明白师兄的笑点在哪儿,自己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可以让师兄笑成这样的事。

        邱居新呆呆的看着笑的都快要在地上打滚了的蔡居诚,也笑了。那一刻他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邱蔡二人决定经商,他们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钱,还是相当充沛的,蔡居诚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在金陵开一家钱庄,而邱居新觉得听师兄的一定没错,两人一拍即合。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武当的人似乎都有些行商天赋,但蔡居诚却不同,别人只是有些天赋,他是天赋异禀。经过他的经营,他与邱居新的钱庄才开张三个月,生意就已经如火如荼,活活要饿死其他的钱庄老板。

       蔡居诚为此感到骄傲,他忽然觉得,经商的成就感比当武当二师兄的成就感强多了。而邱居新更加坚定了“师兄的话一定要听”的忠犬思想。

       又一个月后,蔡居诚在金陵一处风景如画又恬静舒适的地方买了一个超级豪华的四合院,与邱居新住了进去。

       以前他在武当,然后他在点香阁,现在他在家里。

       有日闲来无事,蔡居诚忽然想起之前发生的事,“邱居新,在我离开武当之后,你都在做什么?”“一直在找你。”“那你看见我坐在……额,那日之后的一个月,你做甚去了?”邱居新从背后搂住蔡居诚,不时用下颚蹭蔡居诚的头发,又将自己的头埋在蔡居诚的肩膀里猛吸。“那月,我每日借酒消愁,自甘堕落。脑子里都是师兄坐在那人大腿上的画面,我很痛苦,却不明白为何。一日,我酒醒后发现自己正躺在金顶上,黄昏的光照在我身上,照在整个武当上,照在来来往往的武当弟子身上,十分美丽,而我满脑满心都是师兄的身影,那时我忽然明白了,在我心里,家财万贯、闻名天下、武当掌门、得道成仙这些加起来都比不上师兄一分一毫。我向掌门全盘托出并请罪,废了我的功夫也好,与我恩断义绝也好,只当是我辜负了他多年心血的代价,但无论如何,我要离开武当。掌门没有罚我,而是扔给我一堆银两,叫我赎出你,和你好好过日子。不知为何,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我从武当走到点香阁那段时间里,不停的有各门派的弟子给我银两,叫我一定要照顾好你。”蔡居诚听完,眼眶微红,笑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无人在乎没人喜欢的那个,而现实他却是所有人都护着的那个。

       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入房间,蔡居诚坐在房间的窗前,手里拿着账本,桌面上有一杯茶,不时抿一口,偶尔发发呆,看着窗外佣人来来往往。一切都那么惬意让人舒服,他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和在点香阁的日子无差。这时,邱居新拿着水果进来,一把将他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一遍又一遍的亲吻他的额头、双眼、鼻尖和唇,眼里的温柔和幸福藏都藏不住。蔡居诚想,这里和点香阁还是有不一样的,在这里,真的太幸福了。

————————————————
♡OOC什么的简直日常呀!

♡文笔不佳见谅~

♡我不管我不管我爱蔡师兄蔡师兄就是团宠!
————————————————

        哦!还有件事。我又想开车了,但没有能源我想开也开不了呀~所以要麻烦大家随手点个赞收个藏评个论~我的破三轮开不开得了就看你们的了~么么哒!